荒野行动吃鸡版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荒野行动吃鸡版 > 名人故事 > 外國名人

荒野行动幽灵怎么把英文调成中文:被軟禁的踢球者

小故事網 足球的故事 時間:2016-06-23 陳丁睿

荒野行动吃鸡版 www.gkkwh.icu   2014年8月28日,那可能是塞比諾·普拉庫職業生涯最黑暗的一天。

  在波蘭甲級聯賽球隊弗羅茨瓦夫西里西亞俱樂部內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,作為隊內前鋒,于2013年夏天來到這里的普拉庫,也照例參加了球隊的訓練。這幾個月,普拉庫一直心事重重,他的妻子經歷了懷孕、流產的痛苦,而他也在受傷和康復之間徘徊不前,進球的感覺也很久沒有體驗到了。

  劍拔弩張

  “塞比諾,老板讓你去找他!”普拉庫點了點頭,沒有說話。這名阿爾巴尼亞前鋒很明白,距離轉會窗關閉還有4天,這時候被齊勒姆叫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??鑾?,早在4個月前,他已經被老板下過最后通牒了:“塞比諾,我們知道你最近家里出了事,如果有俱樂部能幫到你的地方,盡管開口。但是啊,我們希望你趕快找回狀態,咱們隊還得靠你啊……”

  面對老板的苦口婆心,普拉庫沒有選擇,他硬著頭皮,許下了自己會盡早找回射門靴的承諾??墑?,直到新的賽季開始,阿爾巴尼亞人的承諾也仍未兌現:“我真的不想找那些借口,但我真的遇到了太多的麻煩。”終于,弗羅茨瓦夫的大佬們,對他已經沒有了耐心。

  帶著忐忑的思緒,普拉庫敲開了辦公室的門,嚴陣以待的齊勒姆和副主席,正在等待他的到來。普拉庫稍作整理,直接坐到了他們的對面。他知道,這不是談心,而是一次談判。“塞比諾,我們就直說了啊,這支球隊已經不需要你了,俱樂部可以承擔你一半的薪水,但你必須要在4天之內走人。”齊勒姆的表態,開門見山。

  被軟禁的踢球者“我不走”。普拉庫的回答,同樣強硬。彼時,阿爾巴尼亞人的妻子剛剛再度懷孕,根據醫生的建議,他們最好不要到處折騰,即便是轉會,也最好是在孩子出生以后。“我還有沒有別的選擇?”普拉庫向老板發問道。“有啊,當然有,你看看這個,我給你20分鐘時間做決定。”看起來,齊勒姆早有準備。

  一頭霧水的普拉庫接過一份合同,他翻了翻,一時語塞。在這份合同上,普拉庫的工資縮水了50%(原月薪4萬美元),齊勒姆對此的解釋是:“我們問過教練的意見了,他們說你的能力,也就剩下從前的一半了。”

  再一次,普拉庫拒絕簽字,雙方的談判,也逐漸從刀光劍影變成了劍拔弩張。阿爾巴尼亞人的堅決,使得兩位大佬甚感惱火,直到最后,忍無可忍的弗羅茨瓦夫主席撂下了這樣一句狠話:“好吧,如果你不簽這個,那我們就毀了你……”

  普拉庫事后回憶道,接下來的五個月,他在弗羅茨瓦夫西里西亞幾乎被軟禁了——“我就像是一個奴隸”,他遭受了“恐嚇、羞辱乃至精神層面的虐待”。他的職業生涯,走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。

  逃出波蘭

  與兩位大佬會面幾天后,普拉庫被調出了一隊,無法與隊友相見的他,只得在一些固定時間進行個人的單獨訓練。為了折磨普拉庫,齊勒姆無所不用其極,每天早上7點15分,他就要求普拉庫必須來到訓練場——那時候整個俱樂部內空無一人。

  一天下來,普拉庫不僅要進行三堂個人訓練課,還必須完成一次10公里的體能訓練。有時候,普拉庫剛剛在上午跑完了10公里,等到下午就又被弗羅茨瓦夫預備隊叫走,去參加一場比賽。這讓他筋疲力竭。

  普拉庫沒有選擇,即便齊勒姆隔三差五就會拖欠工資,但為了補貼家用,他只能在俱樂部死扛到底。除了身體上的考驗,普拉庫還要經受心理層面的鞭撻。

  按照齊勒姆的指令,阿爾巴尼亞人經常要指揮一些兒童進行足球訓練,對此,許多家長也是難以理解——名正值當打之年的職業球員,怎么突然變成了興趣小組的導師了?除此之外,詭計多端的齊勒姆,甚至讓普拉庫在各大購物中心發放俱樂部的傳單。后來,阿爾巴尼亞人這樣自嘲道:“是啊,他們覺得我干了這些就能找回進球的感覺了。”

  對于普拉庫而言,那五個月簡直度日如年,從早7點到晚21點(只有周日除外),他幾乎無法離開俱樂部半步。一次,他在早上7點23分到達俱樂部(8點開始訓練),由于比特殊規定遲到了8分鐘,他就因此交出了高達2萬美元的???mdash;—要知道,這可直接占去了他原來月薪的一半。

  即便,他憑借自己的努力找回一些狀態,并在預備隊中取得進球,但那些寄人籬下的教練,也依然對他處處刁難。在一次獨中兩元被換下后,普拉庫得到了這樣的解釋:“如果丟球的話局勢將很危險,換你下場只為加強防守。”

  2015年4月,長期投訴無門的普拉庫,終于熬完了自己與弗羅茨瓦夫的合同。雖然波蘭有關方面一直對此默不作聲,但阿爾巴尼亞人并沒有低頭認輸,他說,“那幫人想要摧毀我,但他們失敗了,我扛過來了。”

  時至今日,弗羅茨瓦夫西里西亞俱樂部的發言人依然在不停地狡辯,“這里有許多波蘭人都是每天工作12到13小時,還掙不到什么錢,普拉庫有什么可抱怨的?”

  已經離開波蘭的普拉庫,再也不想回憶起那段黑暗的日子了。3個月前,他以自由球員的身份重新回到了阿爾巴尼亞,“我會把這里的一切統統忘掉,重新開始。”

  世間萬物,唯有自由,牢不可破???

分頁:1 2
故事精選